加我看德哈基情小视频

憋说了,老子爱你♡

【德哈】一个梗

刷空间时候看见的梗

“半夜发烧他开车带去医院打了四五针体温还是三十八度多,他啧了一声把我扔在床上解开衬衫说‘还是办点正事吧’,然后第二天全好了神清气爽”

我就带入了一下德哈……wodema不行我要死了
跪求太太写文😭

【德哈】灭虫记

*上班族德x灭虫员哈
*是我被家里虫子快搞疯了的产物x
*我说是双向暗恋有人信吗🌝


01

   德拉科第一天用拖鞋拍死虫子的时候,他没在意。


  第二天踩死一只黑色甲壳虫的时候,他皱了皱眉。


  第三天看见窗户上糊了三四只灰色大蛾子的时候,他安慰自己,蛾子只是冲着光来的,而正好自己屋里开着灯。


  然而谁知道他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床上有一只压死的瓢虫内心是有多惊恐。


  德拉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邋遢的人,相反,他还很爱干净。要是用旁人的话来讲,那叫有洁癖。


  下班路上德拉科皱着眉想家政公司的钱可算白给了,也不知道卫生都收拾在哪了。走到家门口拿钥匙开门的时候莫名一阵紧张,德拉科咽口口水给自己定定神,一咬牙拧开了门把手——没有,没有虫子。


  客厅在夕阳的照耀下被渲染成温暖的橙黄色,透着一股温馨的感觉。德拉科突然觉得很疲惫,大衣都没脱就把自己摔到了沙发里,他闭上眼享受片刻的安谧,手背覆在眼睛上心里想着是时候找人来灭虫了。


  晚上德拉科洗澡的时候在浴室里看见一只黑色甲壳虫迅速地从自己脚边爬过然后消失在了角落里,油亮的甲壳看得人直反胃。德拉科抽着嘴角快速冲掉了身上的泡沫,堪堪披了件浴袍就冲出了浴室,脸色难看的像吃了呕吐物味的比比多味豆。


  说真的他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办公室里那帮女人看见个虫子就要大呼小叫了。因为这真的是,让人头皮发麻般的恶心。


  这更加坚定了他下午的想法。


02
  德拉科坐在椅子上一手拿毛巾擦干头发一手拿着手机翻看关于灭虫公司的介绍。随手一滑便是一大堆广告,德拉科点开热度最高的那个——【格兰芬多专业灭虫——您灭虫的好选择】,复又点开评论,德拉科随意扫一眼,多半是什么灭虫灭的很干净啊服务态度超棒灭虫员还很英俊之类的。


  德拉科也懒得去翻别的了,照着上面的电话拨打过去。反正明天正好是周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他快被这些该死的虫子搞疯了,这样想着的同时电话被接通了。


  “喂您好,欢迎致电格兰芬多专业灭虫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一个温柔的女声从电话一端响起。


  德拉科愣了两秒,连忙开口:“哦是这样的,我家莫名其妙出现了许多虫子,我想找灭虫员来灭虫。”


  “好的请问具体时间和地址?”


  “umm…时间的话明天上午。”德拉科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向厨房打算给自己热杯牛奶,“地址是皇后区卢伊斯路12-A 3-2。”


  “好的先生,明天十点我们将派灭虫员……”


  电话一端还在说着什么,然而德拉科的注意力全被不远处在地上趴着的不知名的、足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虫子吸引过去了。他很难控制自己不露出一个嫌恶的表情,然后随手抓过茶几上的一本杂志轻手轻脚的慢慢移动过去。虫子就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德拉科也没空去想那么多,接着德拉科举起书猛地一用力就把虫子砸个稀巴烂,黄色的汁水一些留在地板上,一些沾满书面。


  “先生,先生?”电话传出两声叫喊,德拉科这才想起他还没挂断电话,于是连忙举起电话放在耳边,“什么?”


  “哦,您可算回来了。”对面调侃他一声,“我是说,登记电话就是现在这个吗?”


  “是的。”


  “好的,有什么疑问请拨打此电话,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德拉科挂断电话看着地上惨烈的状况叹了口气认命的戴上手套开始清理。德拉科拿过那本打死虫子时卷成一卷的杂志,觉得书皮有些眼熟,翻开一看发现是自己新买的《如何优雅穿衣》顿时头都疼了。


  该死的虫子。德拉科把杂志扔进垃圾桶时恨恨的想。



03 

  德拉科一早疲惫的从床上醒来,一晚上的睡眠时间德拉科感觉他根本没得到休息,他做了一晚上和虫子搏斗的恶梦。


  四下检查了一番没发现有什么压死的瓢虫之类的东西在他床上让他糟糕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十点一到,门铃准时响起。
  “您好,我是灭虫员。”


  门外响起一个声音,德拉科放下手里的书去开门,他莫名觉得那声音有点耳熟。


  德拉科一下推开门,却被门外斜射进来的阳光刺激的眯了眯眼。


  “德拉科 马尔福…?”


  适应了光线的德拉科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因震惊微张着嘴的黑发绿眼的男子,微抿唇瓣,吐出那个他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叫出的名字。


  “波特。”


  说着眯起眼打量着哈利,他高中时代的——死对头。


  他和记忆里没什么差别,但相比少年时代显然哈利长高了不少,眉宇间也褪去了稚气,五官显得更立体。尤其是那双眼睛,还是和当年一样,绿的像腌过的癞蛤蟆。


  还有那愚蠢的一成不变的圆形眼镜,德拉科都怀疑他从来没换过。


  德拉科没想到阔别了四五年竟会以这样的方式使他和哈利重新见面,不知道该感谢还是痛恨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虫子,但惊讶之余德拉科还感到有点小兴奋。


  “他们可没说派的是你。”德拉科抱着胸淡淡的开口,侧身让哈利进屋。


  哈利嘟囔道:“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来了。”


  德拉科紧随哈利进屋关上门,哈利放下他背着的包,一边掏出几样工具一边问道:“虫子一般都在哪里出没?”


  德拉科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只不过听见哈利的问题抿了抿唇,说:“任何地方。”


  哈利看向他,挑了挑眉夸张地说:“邋遢鬼马尔福?”


  德拉科瞪着他,“闭嘴波特。”


  哈利只是略带笑意的瞥了他一眼,又收起几样稀奇古怪的东西。


  “你这有点麻烦啊马尔福。”


  德拉科挑眉,“怎么?”


  “既然你说任何地方都有虫子出没那整个屋子都要喷药了。”哈利拿出药剂,“你要跟着我来么?”


  德拉科走到他旁边回答道:“当然。”顿了顿,看了哈利一眼,“为了监督你工作。”


  哈利向他翻个白眼,“多此一举马尔福。”尽管嘴上这么说着但哈利还是递给德拉科一个口罩,“戴上,待会喷药味道会很大。”


  德拉科感觉他和哈利中间四五年没见的时间好像全然不复存在,一见面就拌嘴的习惯和当初一模一样,他勾起嘴角笑笑接过口罩戴上。


  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悄悄死灰复燃。


  德拉科领着哈利向屋里走,“先从卧室开始吧。”


  哈利朝德拉科示意的方向走去,德拉科倚在卧室门口抱着胸盯着哈利。哈利四下打量着德拉科的卧室,晃了晃手里充满药液的喷枪,小小的吹声口哨半装过身调侃德拉科道:“卧室挺干净的呀,是吧‘邋遢鬼马尔福’?


  德拉科做了个掏耳的动作,手放在耳朵边作扩耳状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狗叫?”


  哈利楞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生气地举起喷枪作势要呲德拉科,德拉科赶紧跑向别处,匆忙间他瞥见哈利白皙的脸好像有点粉红。接着卧室里传来哈利的怒吼,


  “马尔福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


  隔了一会德拉科懒洋洋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厨房浴室也拜托你了。”



04 

  终于,哈利结束了喷药到客厅去找德拉科交差,一进去就看见德拉科翘着二郎腿边看电视边拿个青苹果嚼的咔嚓咔嚓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一瞬间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哈利一屁股坐在马尔福旁边,一把抢过德拉科刚啃过一口的苹果用力咬了一大口然后恶狠狠的盯着德拉科嚼。仿佛在他嘴里咀嚼的不是苹果,是德拉科本人。


  德拉科呆滞的看看他空空如也的手又看看哈利,一瞬间不知道该说“这个苹果我刚咬过”还是“波特你屁股拱到我了”好。


  “波特。”


  “嗯?”


  “你屁股真大。”


  “闭嘴马尔福!!”


  德拉科看见哈利的脸突然变红。


  “波特。”


  “又怎么了?”哈利没好气地回答。


  “我喜欢你。”


  “……”


  哈利的震惊的手里的苹果都掉了,然后猛地低下头装作对地毯上的花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来掩盖他变红的脸。


  德拉科看着哈利变得通红的两个耳朵,心里突然有了答案。


  他站起来从衣架上取下大衣,笑着对哈利说:“出去喝一杯?”


  哈利抬起头,如绿宝石般透彻的双眼充满笑意——


  “正有此意。”


————————Fin.

上b站听我的一个食死徒朋友,看着一条弹幕
“十九年后的千纸鹤再次飞入人海,可惜再也找不到可以停留的手掌”
一下子戳泪点。
我哭才不是因为被虐到,一定是因为冷气打太足的缘故。

【德哈】如何用霸道总裁文打开德哈

*恶搞向,大家图个乐一看
*论霸道 我拽哥当属第一
*看乐呵的留个评论呀【挤眉弄眼】



1.总裁的实力
德拉科 马尔福站在他有着巨大落地窗的总裁办公司里,面朝窗外的景色,身后是朋友兼助手的布雷斯 扎比尼。

良久,德拉科长呼一口气,令人窒息的静默被打破,他的声音冷酷决绝又带着丝随意——
“天凉了,让王氏企业破产吧。”


2.相遇
“他妈的,你长没长眼睛啊!?”

司机的爆呵把德拉科的注意力拉回眼前,一个黑发男子差点撞上车。

马总裁摆摆手示意他拿些钱打发他走,那人沉默的接过钞票,德拉科勾起嘴角想也不过如此,这种人他见得多了。

谁成想那人突然把手中的钞票甩向德拉科,顿时满天的钞票飞舞。他白皙的脸因为愤怒涨红,愚蠢的圆形镜片后竟是一双好看的不像话的绿眼睛。

“谁稀罕你的臭钱!”

说着快速的推起倒地的自行车头也不回的骑走了。

德拉科瞬间愣住了,随机回神。那双清亮的绿眼睛却在他脑子里频频闪现。

德拉科灰蓝的双眼暗了暗,勾起一边嘴角。

呵,有点意思。
男人,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3.查身份喽
马总裁对那双绿眼睛念念不忘,哦不,是对这个人和他干的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要知道,没人可以拒绝他德拉科,德拉科暗搓搓的想这个人好单纯好不做作哦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同。

随机下了令,给我查!

至于怎么查嘛……这个人似乎蠢到自己连钱包丢了都不知道。

手下按照钱包里的证件把哈利波特的身世查了个底朝天。

umm…
父母双亡,没车没房,有俩好友,是情侣狗。

马总裁撇撇嘴,继续往下看。呦,还是自己公司的!

总裁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这事不就好办了?借着自己还缺个总裁助理的借口,当机立断把人调到自己眼皮底下。

好戏才刚要开始呢。


⒋接下来
哈利听到通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第二天在一片或羡慕或嫉妒或祝贺或担忧的目光中来到了总裁办公司。

哈利站在门口挠挠头,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引起总裁的注意。想不起来干脆不想,哈利深呼一口气,带着忐忑的心情敲开了门。

一声模糊的“进来”响起,哈利赶紧抱着他的箱子进去,还不忘把门带好。

一个铂金色的脑袋从一堆文件里抬起,手指堆成尖塔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哈利刚想说“总裁好,总裁需要我干点什么”看见那张脸的时候一下愣住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有个小孩在他面前边跑边放大呲花还嘿嘿直笑的问他,“傻了吧?”

嗯,傻了。

接着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卧槽!”手里的箱子也因震惊落地。

总裁的眉毛都没皱一下,只有唇边的笑意扩大,“想起来了。”


⒌办公司独自的沉思
哈利心惊胆战的在马总裁的办公室待了一个月。

然而他预想的报复之类的事并没有发生。哈利摸着下巴想,也许总裁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但他把自己调到他办公室干吗?

一想到这个问题哈利就一个头两个大,根本就想不出所以然嘛!

于是哈利闷头继续工作,心理想着的却是中午吃点什么。

其实有一点哈利搞错了,马尔福家的人怎么可能宽宏大量?尤其这事儿…还不算小,起码除了他,找不出第二个人敢对德拉科甩钞票。

哈,马总裁可是会以另外的方式“报复”回来的。


⒍马总裁的想法
哈利最近总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而且每天都有一大束不同的花送上门,还都是匿名的。

尤其他发现马总裁对他还不错,并没有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冷若冰霜不近人情,前几天总裁给自己买衣服的时候还顺便带上了他的,说是“好歹是总裁助理起码要穿的像样一点”。

哈利咧嘴一笑,不要是傻逼。

德拉科想着明里暗里也送了哈利不少礼物了他有没有爱上我?

当然,哈利是私底下叫的。

马总裁手抵着下巴沉思,他觉得有那么点意思。

花有了,礼物有了,日常互动有了,若有若无的小暧昧也有了,那么只差最后一步……

正如潘西所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⒎年末舞会
马尔福集团每年年末都会办舞会犒劳员工,作为一年的总结。

作为公司总裁的德拉科当然不能免俗的上台说两句。

德拉科站在台上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在台下的人群里寻找那黑发绿眼的人。好不容易在人群边缘看到了哈利,眼睛一瞟却看见哈利旁边站着一个红头发的姑娘。没由来的,火气蹭的一下窜上来半截,再一看姑娘的手还挽着哈利的胳膊,另半截火气也蹭的上来了。

忘记说了,舞会允许携带家属。

德拉科感觉自己额角在跳,心里叫唤着小王八蛋你算哪根葱老子还没碰的人你先抢了?!

口中的话依旧平稳的说着,“……那么,今年的总结到此结束。”

众人鼓起掌,等德拉科走下台也都散了各干各的事去。

德拉科迅速锁定哈利的位置,快步向哈利走去,哈利还在和红头发的姑娘交谈着,神情很是愉悦。

德拉科感觉火更大了。

他调整了一下表情没跟金妮打招呼就强硬的把哈利拉走了,留金妮在原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德拉科把哈利拽到一个无人的小角落,咬牙切齿的对哈利说,“不得了啊波特,几天不见你找了个女朋友?”

正纳闷的哈利一听更迷糊了:“什么女朋友?”

德拉科气极反笑,“红头发那个。”

哈利这才明白,一看德拉科紧拧的眉头连忙开口解释:“不,我想你误会了,金妮…”

话没说完被德拉科挑着眉打断,“金妮?”

哈利顿了一下,说:“对,红头发那个。金妮不是我…”女朋友,是我朋友的妹妹。

哈利的话再次被德拉科打断了,只不过这次用的是唇。
哈利后半段的解释就这么断在了德拉科嘴里。


⒏搞个大事
隔天预言家日报头条:《震惊!马尔福集团总裁竟是…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副标题是扒一扒总裁德拉科和他的助理不得不说的爱情故事,配图则是德拉科抵着哈利在无人的角落里亲吻。

天凉了,预言家日报编辑部是不是也要来一次大换血呢?

————fin.

【德哈】公交车


*普通人设定,俩人在一起了这样
*昨天和基友坐公交车的脑洞产物( ͡° ͜ʖ ͡°)
*除了ooc啥都不属于我



哈利一上车就后悔了,他打赌德拉科和他有同样的想法。

从外面看车上人并不多,但一上车哈利就感到十分拥挤,幸好德拉科提前他两步上车占了个好位置,虽然没有座位。

哈利连忙顺着那头耀眼的铂金色头发走去,车子这时颠簸了一下,哈利下意识拉住德拉科的手臂站稳,小声地对他说声“抱歉”接着立刻找到空着的扶手扶好站稳。

德拉科挑挑眉,看着空荡荡的手臂突然感到一阵失落。

还好是空调车。哈利抹了把额头的汗庆幸的想着,要不然待在拥挤的车厢里和在外面顶着烈日等车没区别。

“叮咚——”没过多久车辆到站的提示音响起,车门打开,却没几个人下车,反而有更多的人涌上来。

“啧…太多人了。”德拉科皱着眉嘀咕出声。
“真奇怪,平常有这么多人的吗?”哈利也皱着眉提出自己的疑问,他拽了拽快滑下去的斜挎包把它重新挎在肩头。

又是一阵停顿,“这回只有两三个人上车。”哈利从人堆的波动状况推断道,又看了眼身后的下车口,“然而下车的人依旧很少。”

德拉科翻个白眼:“波特你可真够闲的。”

哈利飞回去一个眼刀回击德拉科的嘲讽。

接着拿手肘捅捅德拉科,“那你说干什么?人这么多转个身都费劲。”

德拉科歪头看着他,配合的扯出一抹假笑:“也对,我不指望波特你浅薄的大脑能想出什么新奇的东西。”

哈利气极拿拳头怼上德拉科,凑近他咬牙切齿的问道:“德拉科你真是我男朋友?”

德拉科坏笑着用手包住哈利的拳,“如假包换。”

前方的人群突然一阵骚动,一个男人一边说着“让一让让一让”一边向后方移动,人们对于不是出于自愿的挪动自己的身体纷纷低声抱怨着不满。

少了阻挡,男人很快移到了哈利附近,哈利以为对方要下车,向德拉科靠了靠空出一些空隙方便男人下车。

男人看见哈利眼睛一亮,连忙向哈利挤去,然而他肥胖的身躯显然不能适应那块狭小的空间,硬是把哈利和德拉科挤的紧挨在了一起,被牵扯到的其他人也咒骂出声。

猝不及防的,哈利听见德拉科低声骂了句“操”。

德拉科看见男人带着歉意的对哈利说“不好意思”,哈利则不在意的摆摆手。但德拉科却感觉那笑明显带着不怀好意。

肥胖的身躯,油腻的头发和带着愚蠢表情的脸。德拉科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对方,虽说以貌取人不对,但德拉科觉得这人八成会干什么不好的事。

马尔福的直觉向来精准。

又一站到了,德拉科旁边的人下车,他和哈利稍稍分开了点。

果不其然,男人的目光开始四处游荡视线逐渐瞟向左下方,他的手开始蠢蠢欲动。

男人似乎有点兴奋,他轻咳一声大概是想掩饰这种情绪,德拉科却感觉那是一个信号,开始的信号。

德拉科注意到男人的手在他身侧反复蹭着什么。

大概是出汗了吧?德拉科皱眉思索。

男人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闪烁的双眼和里面高涨的情绪出卖了他的意图,他的手慢慢的、慢慢的自下而上向哈利的臀部移动,他的动作被德拉科分解成一帧一帧的画面,德拉科危险的眯着眼紧盯那只手。

突然,德拉科一直眯着的眼睁大,车子配合似的剧烈颠簸了一下,德拉科也顺势把哈利拉进自己怀里。

哈利显然被刚才的颠簸吓了一跳,他的背贴着德拉科的胸膛,他能感觉到德拉科的体温透过单薄的T恤传到他身上。

炽热的吓人。

大概太热了吧,哈利想。
如果忽略掉他脸上突然窜起的温度的话。

那只手扑了个空,它像被老鼠咬到了似的迅速缩回来。手的主人抬起他的脸,谨慎的目光扫向四周,却猛地对上一股冰冷的视线。

被发现了!?男人的脑中第一时间划过这个想法,一滴冷汗从他额角滑落。

一瞬间,他像被那视线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仿佛全身都被观察了个遍。

男人心虚的别开脑袋,下意识的用手擦了把脸,心中闪过数十种猜测。他发现了?怎么会!他做事一向很隐蔽!抱着这种侥幸心理,男人悄悄抬头望向德拉科,却发现他依旧盯着他。

那双灰蓝的眼里混合着了然、厌恶、不屑和轻蔑。

公车上坐着的人不少都昏昏欲睡,站着的也大都疲惫不堪,没人在意这小小角落里的暗潮汹涌。

德拉科可不打算不做点什么就放过这个令人作呕的男人。

公交车继续向前行驶拐个弯进入隧道,德拉科略微上前一步,上身微微错开哈利,但仍将他圈在自己怀里。

德拉科空出一只手,一拳狠狠地打在男人的腰侧,男人痛的闷哼一声险些直不起腰。黑暗里他自然不知道是谁做的,即使他知道,但也没证据。

车子驶出隧道,一切归于平静。

男人痛的脸都皱成一团,他一边揉着受伤部位一边悄悄瞄向德拉科,后者像是早意料到一般将视线挪向男人,他翘起一边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几缕金发挣脱发胶的控制垂到德拉科额前,配合他灰蓝的眼给他平添了一丝狠戾。德拉科宣告主权般的用口型对男人说——
他是我的。

男人打个寒颤,金发男人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占有欲不自觉地让他联想到某种冷血动物。

公车终于到站,男人逃似的推开周围的人冲下车。

德拉科收起眼底的阴郁心情甚好的不顾哈利反对揉了揉他的黑发,低下头在哈利耳畔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糟糕又美好的乘车体验,不是吗?

——————Fin.



【德哈】腿长怎么办

*脑洞产物 一发短打
*源于空间一张图,觉得是个梗就写了下德哈
*好像没啥可bb的了但我就要凑够三条哼


  哈利、罗恩和赫敏匆匆赶往电影院,终于在电影开演十分钟前到了。

  三人拿着票和买好的爆米花来到指定座位,居于后排中间的位置。本来哈利是坐到三人中间位置上的,但为了不打扰罗恩和赫敏这对小情侣,哈利在罗恩开口前主动提出和罗恩换位置。

  哈利看着罗恩一脸的“好兄弟还是你懂我”笑着摇摇头,拍了他肩膀一下抱着爆米花挪到旁边的位置。等坐好的时候哈利就有点后悔了,因为前面那人太高了挡他视线。

  在努力了几次无果之后,黑暗里哈利翻个白眼抓了把爆米花放进嘴里泄愤似的嚼了嚼,凑到一旁小声对罗恩抱怨道:“oh dude前面那人太高了好挡视线,真想把他腿打断。”

  显然罗恩也看出了哈利的问题,他皱皱眉对哈利说:“要不再换回来…?”哈利连忙摇头,“太麻烦了就这样吧反正我对这个电影也不感兴趣,只是陪你和赫敏来的。”

  罗恩点点头,转过头对赫敏说些什么。

  哈利不死心的又尝试了一下,悲伤的发现除了坐的笔直外没有其它能看见的方法了——哦还有站起来看。

  “啧…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真想把他的腿打断。”哈利忍不住再次抱怨出声。

  坐在哈利前面那人倒是没什么动静,他旁边似乎是他同伴的人好像听到了哈利的话, 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小幅度扭头看了哈利一眼,当然哈利在被挡视线尝试无果之后就专心对付起了爆米花,并没有看见这一幕。

  布雷斯听见后面的人的抱怨后差点笑出声,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但依旧引来了身旁的德拉科探究的眼神。布雷斯轻咳一声压低声音对他说:“德拉科你坐低一点,后面的人想打断你的腿了。”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布雷斯的话正巧被哈利听见,他猛地抬起头却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有狭促的笑意在那双灰眸里流转。

  哈利咽了咽口水,尴尬,是今晚的主旋律。

——————Fin.

“对象是你的话,光说一次我爱你可是远远不够的呀。”

嘿嘿嘿截了点贝贝的图拼了一下我懒就没调色
但是没关系!贝贝依旧辣么可爱

【锤狙】Memory(原著向/原创)

CP:理火x狙哥(对你没看错)
BL向

  再次看见他的时候,面具竟没给我下达“让他绝望,从而自杀”的指令。
  好像它只是一个普通的面具,此刻正安静的扣在我的脸上。但我知道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面具出现了裂缝让我找回了一些意识,但效果也不至于这么好,要知道几分钟前面具还给我下达过指令呢。
  我看见他从远处缓缓走来,手里拿着一柄重锤,上面还有点点血迹,不难看出他刚刚经历了什么。
  随着他的走近,他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我的脑中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一个名字,但面具此刻开始发挥它的作用,全力阻止我想起。两种力量在脑中不停做着斗争让我感觉脑袋有些胀胀的疼痛。
  习惯性的掏出香烟点上叼在嘴角,烟草的味道让我的头痛好过了一点。
  他越走越近,终于,我还是想起了那个名字,试探的朝他的方向开口问道:“…理…火…?”
  透过面具的缝隙我看见他好像笑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了么?”
  然后顿了顿,皱了下眉,“但是,我不是说过,不要再吸烟了吗。”
  嗯……呃?我略一愣神,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不知何时走到我面前,重锤被他丢在脚边。
  他单手环抱着我,另一只手抽出我叼在嘴角的烟,接着随手抛向远处。
  奇怪的是,我竟没有推开他的意思,似乎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看着烟被扔掉反而让我生出一种“啊,又被丢掉了”的感觉。奇怪,我为什么要用“又”?
  脑中浮现这个问题,面具再次阻止我回想起来,这回的疼痛远比上回强烈的多。
  我干脆放弃思考,问向他:“我们…是什么关系?”说着轻轻推开他,虽说开始我没有想要推开的意思,但两个男人抱在一起感觉怪怪的。没想到对方非但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反而示威般的搂的更紧。
  听见我的问题,他又笑了一下,手指灵活的绕到我的脑后,轻轻一钩解开面具的搭扣。
  我下意识想去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面具从我脸上滑落,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他的脸在我眼前放大,接着,在我的唇上落下轻柔又不容置疑的一吻。
  “譬如说…这样的关系。”